欢迎你进入成都市河长制办公室网站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工作成效

 
工作成效

河长多走一公里 “走出”水环境治理困局 ——青白江区探索开展“基层河长多走一公里”行动

作者:成都市河长制办公室  时间:2020-06-28  阅读31次

摘要:四川省成都市青白江区作为西南地区工龄最长的老工业基地,曾因工业经济发展而一度辉煌,但也因工业带来的黑、脏、臭,造成全域近三分之一的河流成为挂了牌的“黑臭水体”。2017年以来,青白江区以河长制为抓手,对全域河湖水环境进行深度治理,取得了巨大成效,然而污染问题依旧难以彻底根治。

今年以来,青白江区在成都市启动基层河长多走一公里行动中率先发力,牢牢抓住基层河长这关键一环,纵深推进河长工作模式的改革。通过建台账、细排查,扩展巡查范围和内容,做到让溯源“多走一公里”,力求从源头发现问题;通过重自治,促共治,“治理”多走一公里,实现1+1>2的效果;通过互督促、月评比,让监督“多走一公里”,构建起水环境治理闭环。

随着“基层河长多走一公里”行动的持续推进,如今青白江全区省、市考断面均达到类水质,优良水体率由2016年的33.3%提升到如今的100%,彻底摘掉污染的帽子,治水助力转型

关键词:基层河长;水环境治理闭环;机制创新

 

引言2017年元旦,习近平总书记在新年贺词中发出“每条河流要有‘河长’了”的号令。

全面推行河长制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从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高度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是破解我国新老水问题、保障国家水安全的重大制度创新。然而如今随着主要河湖面貌的显著改善,小流域污染源头治理却成为了整治难点,这将决定着河长制由全面建立转向全面见效的关键进程。

以下以四川省成都市青白江区为例,介绍“基层河长多走一公里”行动取得的实践成效。

一、背景情况

青白江区位于四川省成都市北部,1960年因工业建区,因境内清白江而得名。面积378.94平方公里,人口约42余万。上世纪中叶,这座国家“一五”时期建设的西南工业重镇建设刚刚起步。四川化肥厂(川化集团前身)、成都钢铁厂(攀成钢集团前身)等相继落户,在大兴土木的同时,一条专门用于工业排污的沟渠也同步开建,厂区供水并接纳工业废水,形成了后来的长流河。因常年受到污染,长流河不仅水质状况恶劣,水体甚至呈红色,这条河由此被当地老百姓称之为“红水河”。

长流河的现状,只是当年青白江水环境饱受污染之苦的例证之一。

青白江区境内河流属都江堰水系内江系统,多年平均地表水资源量126亿立方米,区域内共有12条主要河道。实行河长制前,青白江区75条河流中,有24条是挂了牌的“黑臭水体”,监测数据显示,境内优良水体率不足30%。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强调“要坚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自2017年起,青白江区以“河长制”为抓手,构建总河长领导下的“两级党政、三级管理”管理体系,全面开展河湖监管治理。在重拳治污之下,两年来水质得到明显改观:全区省、市考断面均达到Ⅲ类水质,全区无劣Ⅴ类水质断面,优良水体率由2016年的33.3%提升到2019年的100%。

然而,在一线治水过程中又暴露出新的问题。虽然12条主要河道水质得到极大改善,但河道的“毛细血管”却呈现病态:院落污水、小工厂作坊污水直排下河等现象不同程度存在;背街小巷内的水篦子上有饭渣、辣椒皮;垃圾中转站、垃圾桶周边地上挂满厚厚油污……这些现象表明,“只治大不治小”“只治标不治本”模式不仅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环境问题,还会增加后期治理难度。

为切实解决河渠“毛细血管”治理难点问题,今年以来,在成都市统一部署下,青白江区率先启动“基层河长多走一公里”专项行动,通过拓展巡察范围、创新共建共享模式、完善奖惩制度体系等,全面激发基层河长的主观能动性,从源头上真正解决污染治理问题。青白江区城厢镇十八湾村,成为专项行动的首位受益代表。  

十八湾村河渠属长流河流域,地处长流河下游,长期以来备受长流河污染。实施河长制后,长流河全面“换装”,成为了这座老工业基地转型升级的颜值担当。但十八湾村在5条主干渠水质明显改善的同时,渠道的问题则日益突出,反而成为了长流河的一大反向污染源。为此,该村以党建引领为抓手,开展“基层河长多走一公里”。通过全面梳理源头污染风险点,发动群众齐抓共管,形成污染防治闭环,从源头上根除“病灶。

现在的十八湾村碧水青波,长流河水清岸绿,良好的水生态助力青白江区跻身全国绿色发展百强区。老工业基地用“治水”助力“转型”,“绿水青山”真正成为了“金山银山”,人民群众幸福感、获得感、安全感不断提升。

二、主要做法

(一)细排查、建台账,“溯源”多走一公里。

按照过去河长巡河要求,十八湾村村级河长每周开展至少两次巡河,主要采取步行方式全线、全方位对村域内河道水体、排口等方面进行巡查,重点围绕河流干道做文章。启动“基层河长多走一公里”行动以后,十八湾村两位村级河长除对辖区内5条主干渠进行巡查的同时,还将巡查范围和巡查内容向纵深延伸,把全村划分成了21个网格,由81名村民小组长、治安巡逻员、党员志愿者服务者组成21个巡查小分队,开展“溯源”多走一公里,对责任片区村民生活污水、作坊企业生产废水、沿街店铺生活污水走向从“最前端”开展摸排,查村民生活污水是否集中收集处理、有无乱排;查作坊企业、餐饮服务行业废水处理设施是否正常运行,有无偷排直排;查沿街店铺污水是否集中收集、纳管排放。截止目前,十八湾村已建立村民生活污水点位台账1362个、企业污水排放台账33个,农家乐污水点位台账3个。从源头掌握污水走向,将问题发现在萌芽状态。

民族堰是十八湾村的一条灌溉渠,自2018年以来民族堰内有5米水体总会时不时出现黑臭现象,十八湾村村支书、村级河长万孝成始终没有找到污水排口和污染源头。自从今年年初十八湾村成立了21个巡查小分队,摸排各类污水走向后,万孝成发现,原来存在于民族堰长达两年之久的“老大难”问题是因为万大爷家化粪池渗漏,从马路下的一条废弃农灌渠排入渠道内,形成黑臭水体。于是,万孝成立即组织相关人员对污水进行转运,并对万大爷家化粪池进行修补,民族堰水质恢复了从前的清澈。

(二)重自治,促共治,“治理”多走一公里。

问题台账建立后,从根本上化解污染问题变得具有指向性、也更有针对性。但沟渠众多,覆盖面广,需要治理的问题也五花八门,单靠河长、网格员和村民小组长等力量显然不够。为次,十八湾村通过广泛发动群众企业这两股自治关键力量,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群众自治。刘家巷是十八湾村因水而美的自然文化村落,但曾经的刘家巷沟渠环境“脏乱差”,垃圾乱扔、畜禽粪污随意排放、异味横生……环境问题不仅困扰着刘家巷院落村民,也与十八湾村坚持以“群众的幸福感、获得感”为工作出发点的目标相差甚远。

为此,十八湾村以党建为引领,广泛发动党员和普通群众齐抓共管,将基层治理“微力量”发挥出最大效用。该村万孝成书记带领刘家巷制定“院规民约”,印制1300余份河长制挂历,发动8名党员代表带领82户住户每天早上自觉打扫自家院坝、清理门前沟渠针对管护有争议的沟渠,退休老书记刘义坤通过建立的老书记乡情话苑,对矛盾纠纷进行调解,目前已处理邻里渠道管护纠纷15起。此外,该村还通过引导村民自创扫把舞、编制顺口溜等形式,将“河长制”通俗易懂地送户进门,。现如今,全村上下树立起爱护、保持环境卫生的意识根深蒂固,院落水环境明显改善,秀美的风光和宁静的生活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外出务工人员回乡创业

企业自治。十八湾村域内共有33家企业、3家农家乐。为实现经济和生态的“双富足”,十八湾村党委与企业建立“双服务”机制。

首先村党委引导33家企业成立企业商会,制定渠道“门前三包”治理机制,明确各企业门前水环境自行管护、自行治理要求。同时,企业商会定期召开会商会,共同研究解决污水治理、水环境管护等问题。截止目前,商会已召开相关会议5次,研究问题3个,并自筹6万余元用于渠道整治,充分发挥出了企业担当精神。其次,十八湾村党委建立1+3”企业服务阵地,即在党群服务中心建立1个村党委联系服务企业总站;在刘家巷、万家大院、沈家大院设立3个党支部联系服务企业微阵地,主动参与到企业水环境治理工作中。今年年初以来,针对需要工程措施治理等企业整治难点问题,村党委投入了2万元村级项目资金,专项用于水环境改善,同时,村上持续强化与乡镇、区级部门的协同治理,对村里的水环境进行提档升级。

 现在的十八湾村,水质干净、沟渠亮堂、村间小道风景宜人,三角梅、迎春花等夹道生长,成为一条条亮丽风景线

(三)互督促、月评比,监督“多走一公里”。

为防止污染问题反弹,十八湾村创新建立长效监督机制。采取污染源公示、设立民情意见箱、建立微信群、制定水环境管护积分奖励机制等方式,实现水环境以督促改,以奖促治。

沈家大院是十八湾村的产业文化院落,为改善院落环境,2014年通过黑臭水体治理,将院落内住户的生活污水统一纳管收集。一开始,常年存在于院落内的黑臭水体瞬间消失,但经过几年运行,黑臭水体再次出现,经排查是因部分村民长期以来的生活陋习将生活垃圾随意倒入管网,造成管网堵塞,污水倒灌入户,便私自破坏入户收集支管,将污水直排院落及院落边沟,造成黑臭水体现象反弹。为此,十八湾村党支部书记万孝成引导沈家大院探索建立水环境长效监督机制,对院落内存在污染隐患住户实行污染源公示,并张贴门前标志牌,党员住户带头亮身份亮承诺,承诺不将生活垃圾排入管网,并定期对入户支管进行清掏,接受村民监督,倒逼其履职践诺。除此之外,还在幺店子设立民情意见箱,进行问题跟踪,对不践行承诺且群众反映强烈的、反复出现污染问题的住户及企业,在微信群及村民议事会上公开点名批评,并取消其参与本村年终五星级文明户等评选资格。对水环境管护主动,效果明显的住户,每月颁发小红花,实行积分奖励,年底按积分兑换奖品。目前,沈家大院已公开污染隐患住户5户,收集群众监督意见3条,颁发小红花10朵,形成了水污染治理闭环。现如今,沈家大院村民未再出现私自破坏污水收集支管等现象,院落水环境得到明显改善。

三、经验总结

(一)推进河长制落地落实,见真招、见实效,不能见招拆招,解决源头问题,从“末端”移到“前端”治理才是治本之策。

河湖问题难以根治,关键就在于没有彻底防控污染源。河长制实施以来,河流主干成为巡河的主要内容,尽管断面水环境取得了较大改善,但效果始终不尽如人意。堵住了末端排污口,但仍有污水在不经意间排出;清理了水面漂浮物,但各种垃圾依然成为水上常客,防不胜防。究其原因,关键就在于治本没有治根。基层河长,是河长制的最小单元,是最熟悉本村情况的人,对辖区内的生产生活“底数”如数家珍。基层河长多走一公里,就是要把追溯污染源头走向纳入巡河的一张网之下,从治理“末端”转移到巡查“前端”,形成一个完整的巡查“生态圈”,河长巡河方能发挥最大效用。  

(二)要发挥基层河长制的乘数效应,就需要广泛发动“微力量”,取得社会最大公约数,才能形成“1+1>2”“1”变“n”的共治局面。

很难想象,在纵横交错的丰沛水网体系面前,面对高密度、高强度的生活劳作频率,如果单凭基层河长一己之力开展水源溯源防控,就犹如蚂蚁拉大象,根本不可能拉得动。基层河长业务素质再高、治理能力再精,始终也有其局限性。

河长制,作为水环境治理体系中的一个重要撬点,要借力打力撬动最广泛力量,充分发挥好政府有形之手、市场无形之手、群众勤劳之手,统筹好政府、社会、群众三大主体,用“共同缔造”理念,构建水环境治理共同体。值得一提的是,农村水环境治理,尤其需要因地制宜、因人施策,用“草根智慧”来创造性开展工作。在十八湾村,无论是送挂历开展宣传还是跳“扫把舞”发动群众做好环境卫生,都是以贴近民生的方式有效化解了问题,也打通了治理的堵点和难点。

(三)水环境治理要常态化推进,就要推动常态化监督,始终保持治理工作的连续性,从而形成治理的良性闭环。

水环境治理,是一场持久战,稍有疏漏就容易形成反弹,让来之不易的成果打了折扣。因此治理工作除了在前端的摸排、中端的治理,还需要末端的监督,才能形成治理的良性闭环。十八湾村在溯源、治理的基础上,通过互督促、月评比,建立常态化机制、实施常态化监督,一以贯之地推动治理工作向前进;通过完善奖惩制度体系,多鼓励、多引导,让最大多数人、最广泛群体丢掉“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一个样”的错误思想,从“要我做”变成“我要做”,治理工作的“小钱”来赚生态效益的“大钱”,最终推动河长制科学发展、可持续发展。